News center资讯中心

125587

资讯中心

万物互联是未来科技下一个风口

作者:大时代娱乐2019-01-18

17岁高中辍学,从家乡来深圳,在一家外资工厂当学徒。1996年,创立三诺公司。2007年,率领三诺成为全球第一家在韩国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的外国企业。

他就是刘志雄,1972年10月生于广东省潮州市,三诺集团创始人、董事长,深圳市政协常委,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会长,深圳市智慧生活产业联合会会长,深圳市物联网智能技术应用协会会长。

励志的创业青年

刘志雄出生于广东潮州饶平,本来有一个不错的家庭:一个做厂长的父亲,一个贤惠善良的母亲,5个兄弟姐妹,一家人过着安逸祥和的生活。

天有不测风云,1989年,刘志雄的父亲突然遭遇车祸失去劳动力,母亲随后也劳累过世。家庭突然没有了经济来源,家里一下子跌至谷底。当时刘志雄在县里最好的高中上学,区区20块钱的生活费用,他家却怎么都交不起。“冷暖人生”,刘志雄在那时对这个词有了深刻的体验与体会。

刘志雄认为,自己一天不能做到经济独立就会给家里多添一天的麻烦。于是,当时只有17岁的他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休学,自己挣学费,然后再回去上学。

回忆起自己的年少时光,如今已到中年的刘志雄平淡的语气中,仍然带着一丝坚定,“我当时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要靠自己。我下定决心,流自己的汗,走自己的路。”

这一年,带着东借西凑的100多元,刘志雄背着一个空空的行囊来到了深圳。在为找工作晃荡了一段时间之后,他终于在蛇口一家由香港和日本合资的模具厂拥有了一个岗位,因为他的字写得好,他被安排做文字工作,类似于现在的文秘。因做事勤快认真,刘志雄赢得公司上下赞誉。

当他赚了学费准备回家继续读书之际,看到了一个让他改变一生的机遇——模具。

“当时我对模具充满了好奇,因为它是包含有物理、工程、数学等组合在一起的技术活。但当我去一家做模具的香港公司应聘时发现该公司不招学徒,我对他们说我不要工资,替你们干活。主管听见很吃惊,觉得我很执着,便勉强答应了。最终很幸运地进入到工厂做学徒、学模具,掌握了一门手艺,有个自己的技术。”刘志雄说道。

然而不幸的是,这家香港公司一年之后就要迁移了。于是,刘志雄又得出去找工作,这时来到了一家民营企业,也是做模具。“我说我要做技工,那年我才20岁,大家都觉得我年龄太小,不靠谱。我讲了一个善意的谎言,告诉老板我来自一个模具世家,很早就开始学习做模具了。我对老板说,你给我三个月,如果我做得好,你再给我技工的工资。”

实际上,刘志雄当时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好,但进了企业之后,他发现之前在香港那家公司学习的模具制作本领帮了他很大的忙。过一两个月,他就当上了技工。没多久,又当上了组长,接着升为主管、经理,至此真正在深圳顶住了生存压力。

就在那时,刘志雄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为什么不将模具制作承包下来呢,这样不仅能支配自己的时间,还能够多跑一些客户的单子。于是,他对当时的老板说,你接单,我承包,有问题我负责。然后开始招学徒、招员工,帮各个工厂承包模具。就这样,他成为了一个承包工头,开启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据他回忆,当时的经济情况很不好,有一家即将倒闭的香港工厂要卖掉自己的设备,趁着这个机会,他把这家工厂的设备租赁下来,采取分期付款的方式,拥有了自己的车间。“我又做总经理、又做会计、又做师傅、又做营销,借助我以前做模具的良好口碑,第一年承包下来,我赚了100万元!”

想起自己当时挖到的第一桶金,哪怕时隔多年再次提起,刘志雄依然有一丝兴奋,“你做的任何一件事,都在树立你的名声和品牌。你做得好,人家才敢相信你,才敢将东西交给你做。”

在1995年8月,刘志雄用赚了的100万元人民币又收购了一个濒临倒闭的模具厂,有了自己真正的工厂,取名“迅鸿达”,意在“迅速飞翔的鸿鹄,到达辉煌的彼岸”,为多家全球知名音响品牌做模具加工。

一次偶然的机会,刘志雄看到北京中关村国产电脑音响,他的第一感觉是:不黑即白,粗糙简陋,太难看。这时,敏锐的他发现了一个商机。刘志雄发现国内的多媒体音响大多是国外品牌,而中国自己的品牌音响普遍比较粗糙,尤其是外观,线条僵硬很不美观。一个大胆的想法开始在他脑中发热:我来做多媒体音箱,款式工艺一定比别人做得好,我要做自己的品牌。

1996年,刘志雄将“迅鸿达”正式更名为“三诺”,“三诺意味着品质、服务、价值三方面的承诺。我为公司定下你的期待,我的承诺的经营理念,意思是不仅要满足客户的需求,而且要提供超出客户期望的产品和服务,将其作为企业努力的目标和追求。”

随后刘志雄设计了一系列产品,每一款都是具有柔美线条和精巧造型的音响。这些“令人惊奇和喜悦的产品”一经推出,在国内迅速火了起来,形成了享誉全国的 “ 三诺潮 ”。一年下来,三诺品牌电脑音响竟占到 1/3 的市场占有率。

从模具厂到韩国上市

初战告捷之后,在 1998 年,视听影音行业火热。那时候刘志雄观察到一个现象:电视连接音响的时候还要连接一个叫功放的机器,既笨重又繁琐,给用户带来了极大的不便。于是他思考能不能将两者合二为一,减少操作步骤减少连接线,这也导致了后来合成影院的诞生。1998 年 10 月,三诺秉承 " 以科技、以人为本,让人们的生活更便利 " 的理念,推出了符合国情的 " 合成影院 "。" 合成影院 " 推出后风靡国内市场,并获得中国电子音响协会颁发的家庭影院最高荣誉标志 "A" 称号。 

随后,资金越来越充足的刘志雄加大投资力度,独立完成“数字控制虚拟环绕声系统”的开发。

 “如果没有工业设计,三诺就变成加工厂了。”刘志雄强调,工业设计不只是设计外壳那么简单,最好的喇叭未必能制造出最好的声音,音质的好坏与音箱结构的设计和材质等息息相关,考究的是整体的声学系统。这是三诺设计链条中的核心环节,也是给客户提供的核心价值,更成为三诺的现实竞争力。

质量给三诺带来了良好声誉,三诺与国内外众多知名企业达成合作。与此同时,三诺的产品出口世界30多个国家和地区,出口业绩连年翻番。2003年,三诺推出独立设计的整体电脑套装机,使其拥有了提供整体方案服务的能力。

2007年,三诺集团成为了第一家在韩国上市的外国企业。

三诺在韩交所受到的礼遇无疑是隆重的:2007年8月17日,韩国证券交易所大楼历史上第一次挂起了20层楼高的三诺上市祝贺广告。韩国证券交易所理事长、金融监督院院长、财政经济部局长等官方高层都参加了三诺股票挂牌交易仪式。开市以来,三诺股票连续 12 个交易日每天以涨停板收盘。

当时,在韩国证券市场上市并非易事,因为根本没有外国企业在这里上市的先例。幸运的是,韩国证券交易所对中国企业到韩国上市一路开绿灯。为使中国企业成功上市,交易所还破例修改了不许外国企业上市的规定。

设计创新驱动逆势成长

在刘志雄看来,2008年是三诺成长最快的一年,源于创建了一种全球独创商业模式——OPM。所谓OPM,指原创产品策划设计提供商,以市场为导向,为客户提供设计、开发、制造等一站式的差异化产品整体解决方案,创造更高的附加价值。

刘志雄表示:“通过OPM模式,三诺拥有独立的知识产权和相对的议价权、主导权,成为全球优秀品牌原创设计制造的服务平台,该模式入选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企业创新典型案例。”

面对金融危机,一般的品牌企业会缩减研发和中间环节。这对三诺来说反而个机会,因为拥有设计和研发制造能力,能够为客户提供策划、设计、研发、智造、推广等一站式整体解决方案,所以在当时拿到了客户大量的订单,得以逆势成长。

而经过此事,也让刘志雄更加坚定三诺要以设计创新作为驱动力。据了解,三诺从做品牌开始就连续举办了工业世界中国大赛,把所有大学最优秀的几个的学生找过来,比赛之后最优秀的选手可留在三诺工作。当时三诺已经开始有自己的设计公司,而且三诺的设计公司和设计中心已经获得红点颁发的奖——全球设计机构第13名。

“一般而言,大家理解的设计创新只是产品创新,那是1.0维度,产品设计创新是解决差异化附加值产品体验。而三诺强调的2.0维度是商业模式创新,即推出了OPM独创的模式。3.0维度指的是组织创新,三诺把组织打开了,拥有了设计能力、工业能力、智能制造能力,同时也拥有了适当的资金和资本能力、以及市场。4.0维度,指的是社会转型设计,助力政府聚集全球创新力量。在4.0维度我们发扬企业家精神,承担企业家责任助力国家战略。”刘志雄说道。

如今,三诺业务已经拓展到全球80多个国家,与众多全球500强企业建立了合作。现已是全球最大的多媒体音响产品提供商、全球优秀的智慧生活整体产品解决方案提供商。

2018年年底,三诺集团董事长刘志雄在深圳南山区三诺智慧大厦接受了凤凰网房产独家专访。以下M为凤凰网房产深圳主编,财经记者毛瀚民;L为三诺集团董事长刘志雄。

M:随着智能终端的普及,智能家居等概念的深入,智能技术带来了颠覆性的一些改变,请谈一下您对未来智能家居还有智慧生活的一个理解。

L:过去是以互联网为代表的,叫信息时代,现在已进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智能社会。所以未来我们的生活都跟智能这个词完全密不可分。 互联网所带来的信息互通,更多的是解决信息化和人物相联的问题。但是人工智能和物联网成为产业风口之后,就是万物互联的时代,那么未来,我们的产品就不再是以前简单的一个硬件一个工业品,千姿百态的产品都会被赋予智慧,它都会跟人交互。因此,我们做一个小产品,比如一个音响,它就是有智慧的一个音响,我们叫智能音响,你可以通过家里的任何设备发出指令,比如说开灯关灯,你说我要看什么新闻,听什么音乐,查询什么问题,都可以。因为它是上连互联网线下连物联网的。

所以声音变成一个最直接最自然最好的人机交互方式。从更大范围来看,5G时代,人工智能和各种新技术的出现,催生了许多新的应用场景和产品业态,就连我们家里的所有设备都可以跟全世界更加紧密地连在一起,我们的家它变成物联网络上的一个小单元了。

家里的所有设备,包括空调、冰箱都可以拥有智慧,它能感知你的身体状况,会教你怎么去做饭,也掌握了你整个的室内温度、湿度、空气质量等等。所以,呆在家里只是挥挥手说说话,所有的家庭设备都会为你服务。科技的进步跟创新,是真正以人为本,为提高人类的生活品质而服务的。

出了家门,智能化信息化也可以解决我们的工作、出行,使我们的生活更便捷了。

M:深圳的设计之都称号是联合国科教文组织2008年授予的。经过十年的发展,我们知道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在这个里面起了很大的一个推动作用。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和三诺集团在这十年当中取得了哪些成绩?有哪些进步和变化?

L: 深圳设计之都这个称号,真的应该说是实至名归。真真正正在设计领域的发展,深圳工业设计现在已经占到了全国半壁江山了,包括室内设计平面设计,创意设计。工业设计实际是个大概念。 最早的时候,是三诺一直在探索用设计创新来推动我们差异化竞争,希望通过这种战略,怎么样让我们的产品,不要同质化,有附加值,有创新性,让我们的战略跟我们的商业模式更好地实现,走原创设计,原创的产品,差异化的道路。

2008年,三诺联合了几十个单位,发起成立了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 当时提出了国际化、产业化跟品牌化的战略,把深圳的设计品牌打出去了,让深圳设计走向国际化。深圳市工业设计行业协会现在已经有851家会员单位。 

同时,我们成立了很多设计合作中心,举办了工业设计节、工业设计大展、设计创新大赛,做了一些设计园区,也推动了设计创新学院。当时成立设计行业协会也得到了市政府的大力支持。我记得许勤市长在的时候,出台了工业设计的扶持政策,让设计成为了推动深圳创新的一个重要力量。所以,当深圳在新的智能硬件市场起来的时候,设计创新恰恰能帮助创新技术更好更快地实现产品化、产业化。

这些年,通过设计行业协会的这种努力,现在深圳设计的力量已经代表了中国设计的力量,也代表了中国在国际上进行了一些交流互动。 

M:那么和十年前相比的话,设计创新现在面临的机遇和价值在哪里?

L:随着工业4.0到来,迎来了工业化信息化走向智能化的进程,是人类产业史上了一波最大的机会。我认为过去很多工业品像笔记本、PC、手机代表的是产品的标准化生产,但现在已经开始走向差异化,不只是手机智能化,计算机智能化,所有的物体都会智能化。因为场景越来越多元,未来的智能终端会去中心化,任何物品都可能实现交互,因此产品形态必然千变万化,它可以是机器人、是音箱、是一个智能屏、是智能手环,哪怕眼镜都可以智能化。

这说明,新技术将催生出新产品、新业态和新商业模式。而设计解决的就是上面场景化的问题。我对设计的理解不是大家看到的简单的产品外观跟工艺,那只属于我们解决产品差异化的1.0维度,也就是产品设计创新这个维度。实际上,未来智能化社会,我们应该进入设计创新2.0维度,就是刚才讲的柔性化生产,数字化生产,包括商业模式,整个产业链,都要通过设计创新来驱动。

到了3.0阶段就是组织创新设计。目前处于共享经济时代,更多的组织要进行重构和协作,比如设计组织怎么跟产业组织进行互动,我们现在很多的大企业,怎么开放它的平台,包括市场平台,供应链平台、制造平台和资金平台,让它们开放给更多的创业者进来重构。所以一方面三诺也做了一些这种组织方面的创新,同时也在以“大手拉小手”的方式,打开我们的组织开放我们的资源,帮助社会上更多创新力量崛起。

4.0维度,我们要发扬企业家精神,承担企业家责任,助力社会转型和国家战略。

M:你们的三诺智慧大厦智慧体现在哪些方面?

 L 当时我规划这个大厦的时候,就赋予它的内容跟定义:智慧、创意和绿色,从这三个维度来打造大厦。从走进了大堂开始,包括从一楼的大步梯开始,全部都是智能屏。它就根据你每一天的时间,它会有不同的场景化的氛围涌现呈现,然后通过我们一楼,能查到整个大厦的每时每刻的场景,包括用电用水,空调,包括说每一层楼怎么样,它全部都能查询,了解大厦的运行状态,可以推送不同的内容,可以跟所有的商业,包括企业的科技发布能结合在一起。从创意上,你可以看到我们在整个的大厦里边,基本都是开放型的,每一场每一层楼每一个环境都不一样的,所以我们这样营造一个环境,给到入驻的人,让大家在这里创造,因为人是最大的创造体,所以人一定要更好,在环境里面产生激荡,产生联想、产生创造力。

三诺智慧大厦是采取环保低碳的节能式的运营。在三楼有一个深圳智慧生活创想馆。智慧生活创想馆是对市民开放的,是公益的,让人去感受到创意跟科技的交融,感受到十年后人类的生活。

进入我们展厅,你会看到未来的生活场景,你会看到科技产品为生活带来美好的一面。所以智慧生活创想馆到现在接待几万人了,很多国家领导人,包括深圳,包括广东省科技创新大会代表团很多领导就来这里看。这也是对我们的鼓励和肯定,所以我觉得是很有意义的。

M:能不能给我们介绍一下你个人的创业故事呢?

L:我是一个老创客了,当时我来深圳也是被逼无奈。我出生在潮州,我14岁的时候,父亲就发生车祸家里没有劳动力了,母亲第二年劳累过世,我连书都读不起。当时带了一百块钱我就来到深圳,为什么来深圳?因为深圳是我向往的地方。所以我就带一百块钱来到深圳想重振家园。我是从学徒开始干起的,最早是做模具学徒,模具是产品之母,就因为有了这么一个模具的经历,使得我对产品的精细化工业设计模具有深度的理解。后来就开始创业,第一个就是模具厂这种会跟外观有关系的。我过去是书香门第,写书法还拿过名次,我自己特别爱写毛笔字,从小就练毛笔字,所以从小就形成了对美、对造型、对书法、包括模具的经历,使得我对工业设计,对产品整个的外观工艺,产品的细节、工匠精神就有一个自己独到的理解。

其实模具是工业设计里面重要的,模具是产品之母,工业设计做完之后要做成模具,你才能展现出真正的产品化。工业设计是从设计图纸到模具到机构到生产工艺到体验整个过程,包括像UI交互都是工业设计。之后思考当时中国为什么这么少美的东西,于是我就开始创立自己品牌叫三诺。理念就是你的期待,我的承诺。就是希望我的产品能超出客户的期望值,让人惊奇和喜悦就是我们要做的产品,所以我们不做那种重复的、抄袭的产品我都不做,我要做的产品一定有差异化,个性化、创新性的产品,一定推出让人尖叫的产品,所以就是这种基因让三诺走上创新设计的道路,这是我过去跟工业设计的关系。

M:为什么当时三诺选择在韩国上市而不在A股上市呢?未来有没有在回归A股的想法

L:在05年的时候,中国资本市场还没有完全发展起来,排队上市有一定时间成本,但这不是主要原因。主要原因是我当时看到了韩国设计创新已经走在很前面,在数字化时代这方面韩国实际上走在日本前面,所以出现了三星、LG这些大公司。但大公司背后有很多小公司以及产业链的上下游来支撑发展。所以当时我们看到了设计创新在韩国所取得的成绩,包括它上游的供应链、各种创新性的小企业。我当时去韩国上市最大的目的就是说希望能够学习韩国的设计创新,能够学习他的中小企业的一些原创性的能力。当时也是中韩建交15周年,两国总理见面会我也去了,无意中三诺变成改变韩国证券史的一个企业,成为了第一家上市的外国公司,上市之后十多天涨停,这代表了中国市场、代表了中国的力量。这次上市对我们的国际化进程,对我们的设计创新,对我们怎么更好的进入一些数字化产品领域还是有很大的帮助。而且还拓宽了国际视野,获取了产业的链接。韩国上市有它积极的意义,但我们现在已经准备在国内上市,资本对产业合作、联动、激励、并购都会很有帮助。在中国上市还会带来品牌价值,让更多人了解你,所以未来我们还是有在国内上市的计划。

M:当时在韩国募集了多少钱?

L:在十年前,当时PE也不低,有20多倍,高的时候是涨了十多天,涨到了一百多倍,所以当时PE还是挺高的。

M:大概过了多少亿?

L:应该有6000多万美金,当时6000多万美金,大概三四个亿人民币。

M: 后来你们在资本市场有没有做一些并购,或者整合产业链吗?

L:上市之后当然就进入了新的产业,不只是音箱、还做了一些信息终端信息设备,包括智慧教育终端,智能物联和IOT等很多设备。所以三诺现在有影音娱乐产业,有信息科技产业、有智慧教育平板、电子书包这种智能终端,各种各样的物联网设备,包括智慧家庭的一些场景智能化的产品。在这个发展过程中,三诺也做了一些投资并购,在我们产业链的上下游,和产业未来发展新的方向,做了一些产业投资。我还发起了长江商学院授权的投资基金,叫创创基金,就是支持创新创业力量的崛起,用我们的产业资源和产业经验,帮助他们更好地创业,让创业者少摔跤、少走弯路。所以,我们做产业基金的目的就是要支持创新实践,推动真正的产融结合、重构产业价值,这是我们做产业投资跟一般基金投资不一样的地方,我们重点是为了产业上下游、为了创新链接,为了推动产业集群,来打造投资生态。

韩国上市已经过去好多年了,我们正在回归国内资本市场,这是很明确的方向。我希望能够抓住未来物联网的这一波大的产业机会,带给我们智能制造产业一个好的发展空间。相信在国内上市,能更好地实现产业互动,产融结合,这可能是我们作为一个中国企业更适合的选择。

M:三诺在物联网这一块有没有具体的一些布局?

L:一方面我们跟香港科技大学做了一些深度的合作,像香港科技大学人工智能中心主任冯雁教授,就是我们聘请的科学家,她是语音情绪识别专家,也是世界上第一个中文语音搜索引擎发明人。我们与香港科技大学合作,希望共同来推动人工智能应用的产业化。同时,也跟麻省理工大学FabLab实验室达成全球战略合作,提供一系列包括孵化器、风险投资、工业设计、供应链、智能制造等方面的服务。还投资了一个极客实验室,这是个大型科创空间,兼具科研、高新企业孵化等功能,把全球的顶级智库、行业精英,科技公司拉来中国来搞科创。

我们还投资了全球第一第三方物联网云平台艾拉物联;发起了国内首家生态型创新加速器——珊瑚群创新加速器,珊瑚群还运营了腾讯众创空间。腾讯是软件跟生态,我们是硬件跟科技,我们通过软硬联合,云端终端结合,来支持新的创新创业者。

在硬件方面上,我举个例子,原来过去三诺的音响只是被动性的设备,只是一个配件,像电脑音响、家庭影院、电视音响都是这类。现在音响已经变成主角了,所有的音响都是智能化设备,它不需要主动启动了,它可以连流媒体,可以连手机、连无线笔记本,它变主战场了。所以我们现在的音响完全可以说是一个人机交互的智能化终端,可以给你解决很多问题。现在很多大的公司,包括内容公司都跟我们有合作。我们最近跟搜狗、喜马拉雅成立了一个阿拉的人工智能有限公司,推出一个智能闹钟——阿拉的神奇小闹闹,传统闹钟变成一个智能闹钟,它可以解决你生活相关的基本问题,包括播放音乐,控制家庭其它电子设备等,是一个非常智能化,又有创意性的一个场景产品。我们最近做的一些智能开关、雷达技术灯等这些东西都是物联网设备,新技术会推动这种新的品类、新的场景应用的繁荣。

我还做了深圳市智慧生活产业联合会这样一个平台,我希望这个平台能够更好地帮助到行业里面的各种各样的企业。最近我还出任了深圳市物联网智能技术应用协会会长,我希望把新技术应用到我们所有的工业产品企业,这也是一个未来的方向。这么多年,我一直不忘初心深耕制造业。未来的智能制造,以人工智能代表为方向的、物联网为风口的产业机会,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发展机遇。当然挑战也是存在的,因为这需要更大的创新,颠覆式的思维,更好地去拥抱所有的合作伙伴,更好地引入创新力。这是我们面临的机遇跟挑战。

M: 您作为深圳创新设计界的代表人物,你对未来三年的国内经济发展是乐观的还是怎么样的看法?

L: 从外部环境来看,我们看到中美贸易纷争,全球的多边主义变成单边保护主义,国际贸易摩擦,产业链转移,高端制造业回归,金融市场的动荡,包括现在去杠杆、实体经济成本飙升,整个制造业面临的环境非常困难。我们看到了很多问题,很多挑战。但同时我们又欣喜的看到两点。一点是国家发展实体经济的决心和振兴制造业的一系列举措,包括对民营企业的重视,对创新科技企业的扶持,我觉得这些政策都是一些利好,代表我们国家对实体经济的扶持和支持。制造业是立国之基、是强国之本,有了制造业才会有多业态的产业发展。制造业是一个根本,它是创造价值的主体,之后才有服务业的出现。从政策面、国家宏观面、国家发展的大势方向来分析,这是第一个方面的利好。

另外一个我刚才讲到,产业又迎来一波大的机遇,就是工业化进程。这一波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一波机会,从工业化走向智能化,信息时代走向智能时代。所有的产品都要重构了,就像以前传统相机变成数码相机,传统的手机变成智能手机,未来所有的工业品都可以变成智能品。设计创新和技术创新所催生出来的新业态、新产品,新的商业发展模型给制造业带来新一波的机会。所以我们要踏踏实实坚持创新驱动,深耕产业,围绕自己的核心竞争力,打造自己的竞争优势。在这个时候我相信不忘初心、砥砺前行,一定会走出一片新的天空。过去是低层次、同质化,或者说重复性的竞争,未来大浪淘沙定会出现一些更有能力的、更好的、更有创新驱动又有行业地位的企业,会走出一批真正的中国500强乃至世界500强。我坚信中国的市场所带来的机遇,我也坚信在中国领导集体决策的智慧下,中国肯定会度过目前的波折期,这种变化的新常态一定会度过,我们一定会走到全新的春天。

M: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用一句话给改革开放一个寄语吧。

L : 40年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我们坚持以设计创价值,创新赢尊严,智慧胜未来。

标签:大时代娱乐  大时代娱乐平台 大时代娱乐注册 大时代平台登录
友情链接: 大时代娱乐 网站地图
地址:上海
Copyright © 2014-2020【大时代娱乐】版权所有